守 望 长 城

来源:2019年10月14日字体:

为什么说长城是中华民族的重要象征,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标志,我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长城展现了中华民族厚德载物、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

万里长城是中华民族勤劳、智慧、意志和力量的结晶。世界上曾经出现过许多文明古国:古代的埃及、巴比伦、希腊、罗马、印度、波斯等,这些文明古国都曾创造过辉煌灿烂的文化,拥有过雄伟的建筑,但是无论哪一个古国都没有留下像长城这样伟大而不朽的工程,而且一直受到全民族、全世界人民的敬仰。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里唱到:“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这就反映了长城是中华民族勤劳、智慧、意志和力量的见证。长城的修筑,跨越了两千多年,经历了二十多个朝代和政权,分布于北京、天津、河北、山西、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以及辽宁、吉林等15个省市403个县区,总体长度21196.18千米。我国国土面积辽阔,地形地貌复杂多样,历代长城穿越了山地、高原、沙漠、戈壁、平原等地貌……万里长城的工程量是惊人的,更惊人的是,这项历经几千年的宏伟工程,是由劳动人民亲手创造的,所以说用血肉铸成的长城丝毫不夸张。

长城是中华民族坚韧不拔、自强不息的精神载体。万里长城自春秋齐国,经秦汉、南北朝到明代,倾历朝历代之功、动万民百姓之力,竭举国之财修筑而成。以明长城为例,明长城墙体多就地取材,建筑材料以土、石、砖三种为主,有夯土墙、毛石墙、石墙、砖墙等不同做法。其中西北一带取材困难,因此甘肃、宁夏、固原、延绥几镇以夯土筑墙为多,这些地区多为戈壁、草原,版筑夯土墙体需要丰富的土壤资源。如嘉峪关所在之地,属于沙漠戈壁地区,不产黄土,只能从外地运输土壤进行墙体夯筑。而处于山地地形中的山西、宣府、蓟镇等条石和毛石比例很高,另外辽东、蓟镇、宣府等处,在明后期多有重修加固,外包砖或砖石墙十分普遍。在长城边墙中,除了人为砌筑的墙体外,也不乏因山险置墙的作法,利用险峻的山势,直接砌筑垛口等设施,为“山险”,或人工劈凿成陡峭的崖面,为“劈山墙”。

万里长城是由万千劳动人民的热血凝聚而成。在长城修筑的过程中,不仅要因地制宜,就地取材,还要因材施工,不仅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还需要高超的建筑技艺,长城上的每一块砖应当说都是普通的、冰冷的,但是这些普通的砖所筑成的万里长城却是伟大的、凝聚热血的,就像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都是由一个个普通的人、一代代普通人几千年的不懈努力、顽强奋斗拼搏而来,平凡构筑伟大,伟大出于平凡。中外游人在游览长城的过程中,无不感受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就像美国总统尼克松所说:长城太伟大了,只有一个伟大的民族,才能建造出伟大的长城。

长城凝聚了中华民族众志成城、坚韧不屈的爱国精神

万里长城是中华民族大一统的产物。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为确保中原地区的安全,防御匈奴入侵,在北方各诸侯国已修筑长城的基础上修筑了西起临洮(今甘肃省岷县)东至辽东(今辽宁境内)的万里长城。据《史记·蒙恬列传》记载:“秦已并天下,乃使蒙恬将三十万从北逐戎狄,收河南。筑长城,因地形,用险制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余里”。只有在空前大一统的前提下,才能调动全国的人力、物力、财力,完成这样一项浩大的工程。

众志成城是中华民族统一意志的体现。长城的出现,是中国大一统的象征,大一统的思想随着民族融合、国家的统一逐渐成为中华民族的根本意识。在悠久的中国历史上,虽然曾出现过分裂的局面,但从总的历史趋势上来看,中华民族一直是维护统一的。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统一是合乎正义的,必然受到人民的支持和赞颂,而制造民族分裂、破坏民族的统一,必然违反广大人民的意志,势必遭到历史的谴责。例如汉代的吴楚七国之乱、西晋的八王之乱、唐朝的安史之乱等等。长城无疑对祖国的统一起了维护作用,所谓“众志成城”正说明长城是中华民族统一意志的体现,它使中华民族凝结成一个坚强的整体,自古以来中华民族的炎黄子孙便将维护祖国统一为神圣职责。“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成为中国人的共同信念,每当民族发生危机、边患严重的时刻,长城便成为维护统一、抗击敌寇入侵的防线,在中国人心目中长城关系着民族的命运及国家的兴亡。中华民族在数千年的发展进程中,特别是近现代发展进程中,深刻体会到“弱”就要被欺、被侵、被掠、被虏、被打、被瓜分、被宰割。要生存、要大发龙虎大战、要生产、要发展、就必须要“强”,而自强才是真正的强。只有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才能实现自立自强。中国的万里长城就体现了中华民族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强国精神。

万里长城自古就体现了人民维护祖国统一的愿望。长城的每一个关隘都可视为国防之重地,在这里,无数诗人都写出过不朽的爱国诗篇。我们从唐代的边塞诗中可以体察到那种强烈的爱国意识。王昌龄在他的《出塞》中写道:“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又在《从军行》中歌颂边塞战士们:“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唐代诗人高适在《蓟门五首》中写道:“茫茫长城外,日没更烟尘;胡骑虽凭险,汉兵不顾身;古树满空塞,黄云悉杀人。”在艰苦的抗日战争年代,长城唤起了整个民族的抗战意识,长城抗战震惊中外,它揭开了抗日战争史上最壮烈的一页,“与长城共存亡”成为抗日将士们的共同誓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义勇军进行曲》唱出了中国人民共同的心声,它唤起了全民族的爱国情感,成为全民族坚持抗战的精神力量,这一切都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自古以来都是一个爱好统一、热爱和平的民族,表达了中原各民族制止战争,实现有序交往、和睦相处和融合发展的和平愿望。

长城表达了中华民族文明交流、包容开放的传统美德

长城的军事作用本质在于避战。在对长城作用的认识过程中,我们一直强调长城的军事作用,但长城作为一种军事防御系统,其目的并不仅在于战争,相反,长城是为避战而建。中国的长城,90%以上没有经过战火的洗礼。即便是打过仗的地方,绝大部分时间也是不打仗的。一般人理解,长城是为打仗而修筑,是为了更好的对抗游牧民族,但事实上长城是为避免战争而修筑,因为有了长城,战争的数量、规模都大幅度减少。长城沿线形成的军事缓冲地带,攻防兼备,从攻者角度看,能攻则攻,不能攻则退之;守者亦如此,能守则守,不能守亦可退之,以利再战。不论秦汉时的匈奴帝国,还是明时的北方俺答可汗,面对长城,总是一筹莫展。可见,在中国古代,长城是防御侵略行为的坚固屏障,是实现人们有序交往、和睦相处的重要保障,其修筑活动充分体现了中原王朝与边疆各民族为制止战争,实现有序交往与和睦相处的和平精神。

长城是各民族贸易与文化交流的阵地。对于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来说,当他们在军事上无法在短期内战胜中原王朝,而经济上又迫切需要换取农耕区的产品以补充自身单一经济之不足时,只能有三种选择:一是主动放弃以发动侵略战争的无序交往形式的非正常经济补给方式,而向中原王朝请求与其通过有序交往形式的朝贡和互市贸易进行正常的经济互补。通过长时期广泛开展朝贡和互市贸易活动,不仅弥补了北方游牧民族经济上的非自足性,而且使其在逐渐改变单一的经济结构过程中认同和接受汉文化。与此同时,增加了彼此之间的联系,有力地促进了民族大融合。二是向中原王朝臣服,归顺朝廷,请求允许其近迁与中原边民杂居,以弥补自身单一经济结构的不足。近迁与边民杂居的游牧民族一般都逐渐融入了中华民族之中,从而有力地促进了民族融合。三是向远迁徙,重新选择掳掠的对象,再发动侵略战争进行杀掳劫掠,例如汉代的漠北匈奴部族西迁。通过长时期广泛开展朝贡和互市贸易活动,不仅可以弥补北方游牧民族经济上的非自足性,而且使其在逐渐改变单一的经济结构过程中认同和接受汉文化,与此同时,增加了彼此之间的友谊,有力地促进了民族大融合。

长城是凝聚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纽带。在中国历史上,北方游牧民族,在面对不可逾越的长城屏障,无望南下掳掠的情况下,大都遵从了这两种选择。这说明,长城不完全是对抗、博弈、攻击和战争,而更多的是和谐共存共生。正如一位在中国北部边疆大发龙虎大战了大半年的明代诗人徐渭所写的边塞诗:“胡儿住牧龙门湾,胡妇烹羊劝客飧。一醉胡家何不可,只愁日落过河难。”其字里行间可见胡汉关系是多么的温情脉脉。中华民族是多民族的统一体,民族融合与文化交流也是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发展历史过程中的重要内容。中华民族自古以来便以农业立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而汉族人口众多,生产经验及文化素质都高于其他民族,成为中华民族的主体。由于汉民族在经济文化的先进性,自然对其他民族生产了吸引力,长城正是汉民族与其他民族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会聚线,它促使长城以外的各兄弟民族产生一种对汉民族的向心力及凝聚力,使整个民族在政治上凝结成一个权力核心,形成了多民族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

因此,长城的修筑和有效利用,取得一举多得的成效,其不仅将战争频次降至最低的水平,有效阻止游牧民族南下杀掳劫掠,保卫了中原地区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实现与毗邻民族的有序交往与和睦相处,有力地促进了民族融合,为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长城锻造了中华民族不畏牺牲、勇于斗争的坚韧品格

伟大长城的修筑,归功于劳动人民。修筑长城是一项伟大的工程,也是一项具有历史功绩的事业,但不能把这项伟大的工程单纯的归功于统治者,甚至可以说这项耗费了巨大人力、物力、财力的浩大工程是违背劳动人民意志的。以秦始皇修筑长城为例,战国时期,燕、赵、魏、秦各国所筑的各段长城已经能有效防御北方游牧民族的侵袭。秦统一后,始皇帝下令修筑长城完全超出了实际需要。以当时北方游牧民族的实力而言,其军力尚未具备在广阔范围内侵袭中原的能力,依托燕、赵、魏、秦等国各自所筑的长城,再辅之以其他军事手段和非军事手段,秦王朝完全可以有效防御北方游牧民族的侵略。秦始皇下令修筑万里长城不仅超越了当时防御的实际需要,而且超出了国家人力与财力的承受能力,属于滥用民力、好大喜功。此外,各诸侯国在秦始皇之前已经开始修筑长城,发挥长城的防御作用,积累了修筑经验,掌握了修筑技术,所以修筑长城主要归功于人民群众,万里长城是中华民族勤劳勇敢的精神和富有创造力的聪明才智的结晶。在长城几千年的修建史上,人民群众才是主角,对统治者而言,用修筑长城这一战略工程来御敌守国的做法,同时也体现着他们横征暴敛、惨无人道、拉兵征夫、草菅人命的专制暴政。

“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由何而来。“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两千多年来的演变,经久不息的传诵,深入民间,妇孺皆知。孟姜女哭倒长城的说法,最早可能与史书中关于“梁山崩”的记载有关。《春秋公羊传》载:“梁山者何?河上之山也。梁山崩,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大也。何大尔?梁山崩,壅河三日不流。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天下记异也。”从最早《左传》《檀弓》和《孟子》中载有杞梁妻哭悼阵亡丈夫的故事,千百年来,经历代曲折演变,由一个原本简单的故事,演化成了一个孟姜女千里寻夫、哭倒长城的感天动地的长篇悲剧。这个故事流传全国,各地都有各自的“孟姜女哭长城”版本,各地也都有自己的孟姜女和孟姜女寺庙几乎遍布全国。

“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是长城精神的缩影。为什么发生在我国春秋时代的一个平常的故事,演变并普及成覆盖全国的一种巨大文化现象?这就是历代以秦始皇为代表的统治者,以其专制暴政给人民带来了太多、太沉重的苦难,这苦难长久地存留在当时和后代的记忆中,历代民间通过这个故事表达了人民反秦、反暴政、反专制的思想。孟姜女哭倒长城无疑是“长城精神”和“长城文化”的组成部分,这个传说警示后人,一个国家如果不顾人民的死活,否定人民的作用,失去人民的支持,无论筑成多么高大、多么坚固的长城,都会因为人民的反抗走向崩溃。

长城构建了中华民族文化自信、守望和平的精神家园

万里长城是独一无二的民族奇迹。历史上东西方都留下了很多伟大的建筑,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古埃及的金字塔、印度的泰姬陵、罗马斗兽场和中国的万里长城,都是伟大的奇迹。创造这些奇迹的过程,无疑都是艰苦、旷日持久的劳动,劳动者为此承受巨大的痛苦,甚至付出生命。但是今天解读这些建筑背后的历史,不论是当时的社会价值,还是作为人类奇迹的文化象征意义,其内涵都有很大的不同。金字塔、泰姬陵不过是当时最高统治者的陵墓,罗马斗兽场也不过是罗马帝国时期的娱乐场所。只有中国的万里长城,与民众的大发龙虎大战息息相关,保障着长城区域生产和大发龙虎大战安全。万里长城不仅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更是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象征。

长城所体现的和平精神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在中国历史上每一个高明远见的政治家,对外基本上都推行了积极的防御政策,而不主张武力扩张,长城的修筑正是这种思想的反映。在中华民族的传统意识中一向强调政治影响,反对动用武力,政治统率军事,注重智谋而反对力战,这也是中国军事家的一贯主张。中国伟大的军事家孙武在他所著的《孙子兵法》中指出:“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次攻城”。中国的先哲们也一向认为“兵者所以禁暴除害也,非争夺也”。并且认为“为役不可数行,而权不可久张”,他们主张“去武行文,废力尚德”。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中华民族一向反对发动侵略性战争,反对穷兵黩武,认为“君不向道,不由仁义而为之强战,虽克必亡”。因此“以和为贵”追求和谐、宽容成为中华民族传统的民族意识。历史上把“昭君出塞”、“文成公主入藏”传为千古佳话,中华民族爱好和平已经深深扎根到整个民族的意识之中,欧洲的利玛窦曾说中国人“他们很满足于自己已有的东西,没有征服的野心,在这方面他们和欧洲人很不相同”。季羡林先生指出:“中华民族由于爱好和平成性,才能在极长的历史时期,一个朝代接一个朝代,在北方修筑了万里长城,成为世界上的奇迹。长城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爱好和平的本性。”在历史发展的不同阶段,长城的修筑,都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爱好和平、守护文明的民族特点。

长城孕育的优秀传统对塑造民族文化自信至关重要

长城作为中华民族的象征,经常受到国际人士由衷的惊叹,中国人也为之而倍感自豪。但如果从长城存在的意义作认真的思考,可以从中看出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华民族发展过程中的关键作用。民族文化越强,则民族凝聚力越强,民族文化越弱,则民族凝聚力越弱,成为一盘散沙。民族文化存则民族存,民族文化亡则民族亡,因此一个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是民族存亡之根。自从改革开放以来,科学技术、经济建设以及各种文化教育等事业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然而,在人文精神的塑造上,却仍显软弱无力。因此,之所以对“长城精神、长城文化”高度重视,就是要建立一种以长城精神为核心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认同。中国传统文化注重人的价值,强调以民为本,注重坚韧刚毅,强调自强不息;中国传统文化注重“和而不同”,强调社会和谐;中国传统文化注重“协和万邦”,强调亲仁善邻;中国传统文化注重团结统一,强调独立自主,这些传统文化都在长城精神中体现了出来。中国传统文化塑造了中华民族醇厚中和、刚健有为的人文品格和道德风范,不仅对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为中国人的文化性格和行为方式的形成奠定了历史基础,而且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已经产生并将继续产生重要影响。每一个中华儿女都是长城精神的承载者、传播者,都有责任、有义务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使光耀中华数千年文明之光在当代中国熠熠生辉、发扬光大。 (作者单位:丝路(长城)文化研究院)


作者:陈新长 责任编辑:韩燕玲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